朗诵>朗诵美文素材>网络作家>白落梅

白落梅

作者: 佚名阅读次数:2450

  迂回往事,往事迂回,在这夏日的夜晚,又被一首老歌牵动了情肠。不知从何时开始,她的人生只剩下了回忆。她没有沧桑的过往,没有刻骨的旧事,也无太多的不可挽回的缺憾。纵然有,许多的事也无法更改,没有谁的人生可以重来一次,就算重来,她也还会如此,如此一步一步地走到如今。

  太多青葱美好的过往回不去了,可是就算回去了又能如何?曾经的风华依旧是风华,曾经的荒芜依旧是荒芜,曾经的伤痕依旧是伤痕,曾经的错过依旧是错过。重来一个廿六年,她真的还是会走到如今,在太湖之畔做一个默默无闻的女子。只记得如梭的过往,不知道飘摇的将来。

  她总是希望她的人生可以定型,这样她就可以免去许多起伏的过程,就可以不要恐慌自己的明天。她希望一切都落幕,不再有悲喜离合,就这样静静地活着,在太湖之畔漠漠地活着,无关世事,无关人情。这样也算是地久天长,也算是朝朝暮暮,情有独钟。

  太湖不是她的故里,在这里她也会觉得陌生,觉得身无处可依,魂无处可寄。她是个长情的女子,她不愿意重复流离的日子,不愿意往返的开始与结束。只想静静地处在一个地方,一个命里终结的地方,过完她平淡的一生。她用了五年的时光来适应这个城市,一点一滴的融入,她的融入不是她贪恋这里的风物,她只是想停驻脚步不再追寻,不再怅惘。这里虽不及梦中的落梅山庄,却也有烟波万顷的太湖,有钟情一生的梅园,有千年悠远的古刹,有古老厚重的文化。如果哪一天让她转身离开,她不知道她会怎么样。

  像她这个年龄的女子,不该一昧回忆过往,更多的是追求未来。可纵然未来有多少华丽,她都会拒绝,她只想安于现状。也许将来她要做违背自己意愿的事,要经历她不想经历的过程,可最终她一定要过自己想过的生活,选择自己选择的路。她是个决绝的女子,哪怕拼却一生她都要高傲地活着。

  今天将会是一个云淡风清的日子,竹叶萧萧,杨柳依依,落英缤纷,还有许多叫不出名字的鸟儿在湛蓝的天空下悠然地飘飞。

  江南的雨季是何时开始,又是何时可以结束,她是不知晓的。在这个有阳光的日子里,还是能感觉到万物的温润与潮湿。这样的清晨适合去古老的园林漫步,穿一袭长裙,走在落花满径的青砖上,走在芭蕉深深的庭院,感受那份宁静的清凉。她喜欢看那些老者晨练,听着悠闲的曲子,让心灵沉浸在清新的空气里。她已经忘了究竟是谁跟她说起,说她早早地过上了暮年的生活。在她看来,暮年的生活应该是一种平静与淡定,没有太多对生活的热忱,也没有太多炽热的追求。应该像一杯泡了多次的茶,经久却不浓烈,应该像一弯轻悠的水,舒缓却不潺潺。

  她的确不喜欢现代人的各种娱乐活动,这样的季节,她宁愿选择独处在自己的梅屋,听一首经典怀旧的古曲,对着一张老照片回忆泛黄的旧事。抑或是穿过熙攘的人流,穿过蜿蜒的山径,临着太湖看一阕写意的山水。她只愿静坐在一茎独木舟上,打量每一朵莲花的姿态,或是偶然地捞起一叶菱角,再轻轻地将它沉入湖中。她喜欢看长脚的白鹭,在莲叶上停留,继而又以优美的姿态向远方滑翔。她喜欢看自在的水鸭在莲茎间嬉戏,转眼间又没入水底。直到斜阳染红了青山,直到人烟杳却,直到飞鸟淡迹,她才携着一弯朦胧的新月归去。归入尘寰,不问世事,而世事却对她不离不弃。

  从清晨到现在的黄昏,经过了漫长的一天,有些许等待,有些许浮躁。仿佛只有静坐在这儿,听如流的筝曲,心里才能柔软安宁。喜欢黄昏,喜欢这种落幕的沉寂,所有的匆忙都成了悠缓。黄昏适合与自己喜欢的人手牵手漫步,世间最暖人心的莫过于此,无须地老天荒的誓言,只须执手相看的身影。

  而她日复一日,夜复一夜的独坐,不由自主的耗费光阴,究竟又是为了什么。是等待一份虚无的世事,还是那缥缈的未来?她是个长情而念旧的人,她喜欢怀念过去,不愿意接受新的安排。一如她喜欢黑夜的宁静,不喜欢白天的纷繁。

  再听一曲《诗画册》,又忆起了过往的曾经。那刻骨的感动并不会因为时间的流转而消散,她珍藏过许多落叶,也珍藏过淡墨的信笺,连同那经年的情怀,她都悄然地搁浅在心里。碾过了岁月,飘过了四季,谁又还会将谁想起?

  黄昏到黑夜只是简短的过程,日日的重复,又有谁去珍惜如流的时光?也许只有离别的爱人才会将这点点滴滴视若珍宝,希望刹那可以凝固成永恒。而她又何尝不想?她想留住今天,并不是贪恋她的青春年华,她只是不想去面对那未可知的将来,她厌倦那些繁琐的过程。宁愿保留着如今的姿态,如今的风华与落魄。可是她能么?她可以让时光停止么?可以停留在一个喜欢的季节,一个喜欢的景象,一个属于自己的落梅山庄么?

  她不能,谁也不能,太多的际遇还在等待。人生从来就不只是一种味道,一种色彩。

  她知道已从黄昏坐到了夜深,时间总是在不经意间恍惚地流走。有人说时间是无情的,它不会为任何人停留。可是真的是它无情么?天知道它也经历了多少风霜雨雪,千万年来不由自主的转动,只能保持一种节奏,一般心情,看尽朝代更迭,人事变迁。

  夜未央,人愁怅,回首这些年,她如浮萍一样漂泊,虽然在这座城市停留了五年,却依旧是无根无蒂。许多年前,她就可以让自己过上更好的生活,为了自由,她付出了太多的代价。夜里,她时常会做恶梦,这样画地为牢究竟是为了什么?她把这一切归结于浸心入骨的性情,归结于无可逆转的宿命。

  这篇不算太长的文字,居然从早晨写到深夜,断网的时候,我并没有打算接着写完的心情。归来后,只是听着音乐,就这样缓慢地写着,没有如流的思绪,却有婉转的柔肠,绵长的心事。是的,心事太长,纵然我坐到明日,也无法写尽,如同我无法停止呼吸。

留言板