朗诵>朗诵美文素材>情感篇>也想转身

也想转身

作者: 佚名阅读次数:1299

      是苦苦地痴缠,还是优雅地转身?

  勿庸置疑,转身才是最正确的。而且这一个优雅,又包含了几多的从容,几多的自尊,美丽中洋溢着高贵。但是,身在事中,又有谁可以完好无损地优雅转身呢?就连张爱玲自己也做不到,虽然她的文字阅尽了喧闹的繁华,参透了男女的缠绵,但是在风流成性的胡兰成面前,她还是身陷于情中,无力自拔,无法做到优雅地转身。

  事实上,只要是认真的,只要是全身心投入的,哪一个女子不是苦苦地痴缠,不计后果得失,忘记了自我,忘记了世界。

  等到心碎成蝶,秋风中,心的碎片随风扬起,昨日的恩爱变成美丽的心伤,山穷水尽,才想起了转身,事实上,也只有选择转身。

  只是,这一转身,痛彻心扉。这一转身,山崩地裂。这一转身,已是千年。

  这个千年,并非岁月的简单轮回,而是焚心蚀骨的感情煎熬。这个比千年还要漫长悠远岁月中,历经了多少的伤痛,多少的残忍,多少的冷酷!总是一边舔着鲜血淋漓的伤口,一边怨恨痛楚,一边又依依难舍。又总是旧伤未愈又添新疮,千疮百孔惨不忍睹。但仍然是无怨无悔百折不回,怎一个痴字了得?一日不见尚且如隔三秋,这永远的不见要比千年更是绝望,犹如不可见底的万丈深渊。这其中,夹杂了多少爱,多少恨,多少悔?浸透着多少的不甘,多少的无奈,多少的挣扎?

  焚烧,焚烧,一切都毁灭了,留下来的,只有微热的死灰。灰,代表已经幻灭,微热,说明一切还是昨天。

  该转身了,也只有转身了。

  那年的这一天,你与我缠缠绵绵。那个夜晚,我正忙着,你第一次问候我,我用秦观的一句回答:“两情若是长久时,又岂在朝朝暮暮。”朝朝暮暮原本就没有,两情却也不曾长久。如今看来,这一句话只是一种理想,一种希望,一种慰藉。

  你还是如我所料,象那好龙的叶公,徒有虚名,等真正的龙出现在眼前,就望风而逃。只是你不知道,你逃之夭夭之后,那无辜地被你招来的龙,尴尬地晾在一边,进也不是退也不能,该当如何自处?

  生命中没有不可能发生的事,何况是一句承诺,何况是易变的感情?哪一个苦苦痴缠的女子不明白其中的道理,只是情就象毒瘾一样,一旦染指,戒掉就很难,再是刚强,也会变成没有骨头的懦夫。

  但是,总有一天,任是丧失自尊,不惜一切代价再也得不到这种毒品时,就是选择转身的时候了。

  正如现在,轻轻转身,却并不优雅,因为毕竟是痴缠得绝望过了。但却再无遗憾,因为曾经全身心地投入过,奋力地挣扎过,固执地坚持过,苦苦地挽留过,如今已是精疲力竭,这就够了,够了。

  心已经成了死灰,痛也麻木了,木然向前走去。但隐隐约约似乎仍然在希望着什么。

  尽管是不堪回首,忍不住还是要回眸一望。不再奢望人生只若初见,因为千万次的初见也只有一种结果——那就是千万次地与你纠缠不休。其实,我仅仅是渴望一直拥有那份默契那份甜蜜而已,再无更多的要求。

  也许我很贪心?

  留恋也好,软弱也罢,只当是凭吊一段生命的历程吧,因为这一切与生命始终血肉相连,无法分开。

  “你侬我侬,忒煞多情,情多处热似火。 把一块泥,捻一个你,塑一个我。 将咱们两个一齐打破,用水调和, 再捏一个你,再塑一个我, 我泥中有你,你泥中有我, 与你生同一个衾,死同一个椁”。 元代的一曲我侬词挽回了一颗跃跃欲出的心,但不难体会出其中的伤痛与辛酸。

  是你么?是你在呼唤我?而今,我只有一个请求,在我平静如水的目光里,刷净所有的记忆,还我一颗完整如初的心。

  回头望望,寂瘳如初,只有自己形影相吊孑孓独行。并没有什么人呼唤,这一切都是来自错觉。不,是我的心,呼之欲出,仍在执着地守望着什么。

  唉,还是转身,从此相忘于江湖。

留言板