朗诵>朗诵美文素材>情感篇>永远的邓丽君

永远的邓丽君

作者: 王开岭阅读次数:1482

  邓丽君,一个我深深喜爱的名字。
 
  我在任何时候都愿意充当她的报幕人:《小村之恋》,《在水一方》,《山茶花》,《独上西楼》
在单身的夜晚,在寂寞的雨天,在合书小憩的午后,她的歌声从遥远的海岛踏雾而来,像颤动的丝绸,像袅袅皎月,像荷叶露珠,像飘逝的一叶扁舟......

  为爱而生,为爱而死。她的使命就是在那个普遍淡漠爱的年代里,传达了爱情。不错,她的歌声很甜。但并非所有的甜蜜都堪称“甘美”,并非任何一种姿色都闪耀着泪光。含着颤抖的蕊,她是甘草和秋露的甜,苦难之夜的甜,不加糖的甜,荡气回肠的甜。不错,她太烂漫,甚至称得上轻婀与摇曳,但是,在那个绝少烂漫的灰色年代,在那个黯淡而不见生动的枯槁岁月,这摇曳曾给年少的我,带来多么大的惊喜。

  其实,任何一个懂她的人,都会从这甜中品出那份深藏的苦,从清冷和幽怨里读出那分善良与洁白,这正是我最感动的地方。一个妩媚的女人,一个浮华中的女人,一个欢颜示人的女人......却纤尘不染;不浑浊,不憔悴,不萎靡--多么珍贵!

  邓丽君的歌,适合离情,适合怀旧,适合无眠的灯下“邓丽君”,她让自己的名字听起来就像一曲词牌。她纯洁的永远像春天,像蝴蝶。躲进她的歌,就像躲进了姐妹的长发,就像躲进了母亲的旗袍。

  有那么几年,每临深夜,我的功课就是带着耳塞,躲在被窝里听收音机。有一个频率,每逢黄昏,总会播放她的歌。里面有不少是她用粤语来演唱的,虽不甚懂,但对我来说,她已成了那时的月光,那时的大海,那时的思念。

  我想,或许有一天,她会到海的这边来,带着她的长发和旗袍。可是,就在那一个深夜,1995年5月9日,大约凌晨1点钟,一个滚雷突然炸响,一带歌后猝然辞逝,泰国清迈......当晚的那档节目,全被一种黑天鹅的气息覆盖住了。她的歌,她的笑,她的柔软,她的耳语。

  邓丽君,一部嵌进我身体里的柔软。一个我听了多年的女人,她被上帝接走了。

  如今,我怀念她,就像怀念逝去的青春,就像怀念发黄的日记,就像怀念前世生生死死的爱人。 

  我是那么深深地相信,她会永远的“在水一方”,永远停在海的那一边。

  我是那么深深地相信,在梦里,在梦里,我一定会见到她!

留言板