朗诵>朗诵美文素材>情感篇>沉静中的流年

沉静中的流年

作者: 海狼阅读次数:3578

  对我而言,一旦内心的某些情感顺着笔点流淌到洁白的纸上,接下来的奇迹就是我和我的文字一起热泪盈眶。这种情感的直接宣泄方式,还有另外一层意思:那就是沉静中的流年。
  
  春末夏至之时,我是住在北方的家里。事实上,我并不是一个恣意放纵情感的人。恰恰相反,我的痴情如此诚挚和执着。夜深人静的时候,我常常对着电脑坐在桌前,那些记忆中的箫声,犹如一曲断词的歌,一次次碰触我柔嫩的指尖,乃至我的灵魂。这样的状态,一直持续到我能听见小区关门时放大的声音,遥远并且真实。
  
  我的床头一直放着笔和纸张,这是我多年养成的一种习惯。我发现在我不远的地方,总有一些过往让我感动,让我用自己的笔和纸张自觉地写下一些点滴的心事,钢笔写过的痕迹,总是写写擦擦,零乱得有些模糊,有些朦胧。我的这种状态,多半是处在自己说服自己的安慰之中,有时候,我看见我的每一个文字都在掉眼泪。
   
  也许正是这种真真切切的安慰。我像所有缅怀往事的男子一样,总是在喝完十点钟的那杯咖啡后彻夜不眠。很多时候,当窗外沸腾的喧哗退去之后,我在房间里走来走去,或者翻来覆去地想着一出没有声音的默剧,我的眼睛酸涩起来,轻轻一抹,就会抹下一些水的痕迹来。带着激情,证明我的一些单纯。我觉得它还会延伸下去。
   
  我是沉重的,我的沉重注定我一生永远无法轻盈。在关中大地的一个风雪弥漫的小山村,我听见呼呼的风声和冷冷的雪声,我看见一间窗户被堵得严严实实的小屋,在一团团橘黄色的灯光下,我坐在窗边,安静地阅读着《夜行的驿车》,阅读着安徒生和他那个卖火柴的小女孩。黑夜中,我紧紧握住她冻僵的小手。没有谁喜欢悲哀。然而,无论我的想象怎么有力和灿烂,但我还是逃脱不了悲哀,我的悲哀是从这个流浪的小女孩开始的。
   
  就这样,好多年过去了。那个流浪的小女孩一直从我身边走过,透过生命的缝隙,我可以看到她平静的双眸,隐约闪现的忧伤。留到最后,我是否可以回到那个永无之乡?那个让我经历过悲哀的丹麦人,他的名字叫汉斯.安徒生。他很会讲故事,可我不是他,我留在这里,只是把他的故事讲给你们来听。我看见很多人在流泪。
   
  多年后,我逐渐养成了这样一种性格,那就是我不会刻意讨厌某个人,也不会特意喜欢某个人。我学会了慈悲、善良和宽容。我再说什么,我把头埋得很低,我把我的思考藏在我的文字里,我不能奢望所有的人都爱我,即使我用我的激情守护着他们,爱着他们。也许我真的还是个孩子,思维幼稚并带有一些傻气。但我要说,我一直用我的激情和汉语写作,我始终不移地坚信:汉语是世界上最美丽的语言。
   
  我一直用我的激情和文字,唤醒我神经里面最脆弱的细胞,让他们跳跃。利益对于我来说一点都不重要,我只是把我生活的经历和内心的感受,通过我的文字告诉我的朋友们。对于其他的,我总能在某一个瞬间看到一些熟悉的背影,让我有了一个广阔深邃的空间,比如安徒生和他那卖火柴的小女孩,一样生动,一样让我明白:我是卑微的,我需要沉静在另一种流年里。

留言板